李鳳極文極武皆好戲

 

御玲瓏劇團﹐選戲有學問﹐同期上演粵劇女性「極剛」與女性「極柔」的劇目。

《山東紮腳穆桂英》﹐這穆小姐「用鋼造成」的﹐大破天門陣﹐紅伶李鳳演紮腳功架﹐演大靠功﹐大打北派﹐大唱古腔﹐英氣迫人。有人封李龍為「靠王」﹐筆者動議﹐李鳳絕對有資格成為「靠后」。李鳳演御玲瓏劇團﹐特別生猛﹐首演穆桂英﹐第三場再演穆桂英﹐破「天門陣」後三十年﹐承夫遺志破葫蘆谷。李鳳大靠功架爽韌乾淨漂亮﹐拍爛手掌。

百年來﹐粵劇至柔女性﹐「林妹妹」林黛玉。「女人是水造的」﹐就是她。李鳳演來﹐病態懨懨﹐弱不禁風﹐惹人憐愛。「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葬花詞催人熱淚。

演「用鋼造的女人」穆桂英﹐叫好﹗演「用水造的女人」林黛玉﹐叫絕﹗同一台期﹐前後兩晚上演剛柔極端的戲路﹐李鳳藝高人膽大了。

粵劇戲迷一直心中有個謎﹐是否能文能武﹐一律稱為文武生。許多唱得、打得、弱女得、英雌得的花旦﹐百年來﹐許多真正「文武旦」都不稱文武旦。粵劇具有「優秀藝術傳統」﹐我們要「優秀加優秀」。既有文武生﹐花旦要正名文武旦。由李鳳開始吧﹗

「大破葫蘆谷」前夕﹐佘賽花百歲壽辰﹐御東昇演楊文廣﹐精乖可愛﹐敬酒﹕「祝太君長命百歲﹗」百歲太君立時一怔﹐御東昇鬼馬﹐即補一句﹕「再加百歲。」百歲老人由驚轉喜了。

有人說「天生藝質難自棄」﹐有人說「將相本無種﹐苦學可成材」。藝術卻是「三分苦學七分天才」。御東昇靈氣漸漸顯露了﹐穆桂英與楊文廣母子校場比武﹐御東昇演出大將之風﹐夾雜稚子之情﹐營造出既刺激又溫馨的「戲氛」﹐真不容易。

御東昇的妹妹御玲瓏演楊金花﹐亭亭玉立﹐長相嬌俏﹐文武全材的潛質已露。「大破葫蘆谷」﹐打兩場北派﹐招式可人。前一晚「大破天門陣」﹐御玲瓏演木瓜﹐角色是小將軍﹐並非傻瓜﹐打北派﹐大演長靠武功﹐俗稱「踢槍」﹐前後左右﹐頭頂腳踢﹐無一枝飛槍失手。還唱一大段古腔﹐聲韻鏗鏘。鄰座是位粵劇編劇﹐不禁訝然﹕「中洲韻字正腔圓﹐音韻悠揚﹐佢基礎好扎實也。」

大袍大甲的李鳳﹐她演的穆桂英﹐趁著大鑼大鼓﹐直闖天門陣內﹐「嚇死人無命賠」﹐正面布景突出現一具骷髏頭﹐整個舞台這麼大。高﹐地毯到台頂。闊﹐左右貼到虎度門。燈光昏暗﹐火花掩映﹐硝煙瀰漫﹐妖兵列陣。據講﹕「大破天門陣」失傳多時﹐為找這「粵劇古方」﹐御東昇、御玲瓏的父親﹐特到廣州拜訪梨園老師父﹐將原裝天門陣搬來香港。

流行講粵劇百年史﹐紅船時代﹐只活躍於內地的內河﹐粵劇城市化﹐發祥地在佛山與廣州。今天﹐香港粵劇出現一個新現象──

御東昇、御玲瓏﹐最年輕的香港老倌﹐專演粵劇最古老劇本﹗這對姐妹花幸得有對戲迷父母﹐又是認識粵劇的。徐藝剛大夫說﹕古老劇本﹐才看到粵劇本來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