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鳳細談從藝苦樂

 

  

在紐約和費城粵劇戲迷的掌聲和喝采聲中成功表演四場的粵劇紅伶李鳳,帶着觀眾的讚譽依依惜別,乘航機飛返香港,展閒密集的演藝里程。

李鳳在舞台上的每一個悅目身段和動作、每一句悅耳動聽的曲詞唱段,無不經歷千錘百煉,始達到如今成熟精妙的境界﹔也處處體現出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的藝術歷程。

從童星開始即與兄長李龍踏足無台、展開漫長而艱辛的粵劇表演藝術的李鳳,近三十年來,芳踪遍及星、馬、泰南洋一帶以及澳洲、美加各大城市,演藝深受戲迷歡迎,其唱、做、唸、打以及她塑造的劇中人物,均使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七十年代首次隨林家聲、吳君麗到紐約登台的李鳳表示,此番重臨紐約,發覺唐人街的人口結構與經濟結構均有很大的變化,範圍比前擴大很多,且到處都是僑胞,華人商店林立,恍如置身香港。

談到藝術歷程,李鳳表示大體上可分三個階段,「童星時代,與兄長李龍經常參加巨型班的演出,」李鳳說﹕「由已故班政家何少保組織的大龍鳳劇團、慶新聲劇團、慶紅佳劇團等,但多數飾演劇中孩童角色。雖然戲份不多,但命有機會從前輩藝術家如麥炳榮、鳳凰女、鄧碧雲、林家聲、吳君麗、羽佳、南紅、梁醒波、靚次伯等身上學到很多東西,這是難得也是累積表演藝術的機緣。此期間,在媽咪的督促下苦練基本功,當時雖然很辛苦,但卻打下紥實的功底。現在回想起來,當日的汗水並沒有白流。」

及至年齡稍長,即赴星馬一帶磨練演技與傳統排場,可說是進入表演藝術的第二個階段。李鳳認為這個時期在表演程式與人物性格的塑造方面,具有特殊的意義,是表演藝術步向成熟的必經之路。而最難忘的經歷是每天演兩齣長劇,為鑽研劇本,幾達廢寢忘餐的地步,但卻因此而累積了戲場的寶貴經驗,使日後的演出駕輕就熟,得心應手。這個時期是藝術開始成熟、登堂入室的第三階段。現時的每一次演出,觀眾的掌聲是對自已舞台上演出的肯定,當然在心理上有一種滿足感。

對於未來追求的目標,李鳳坦誠表示,希望能開一個代表個人藝術成就與風格的表演專場,除了作為對本身藝術歷程的一個總結外,也為自已的藝術人生留作紀念。對於她本人的代表作,則較鍾愛採納各家寶貴意見之後再經她改編的<<白蛇傳>>和名編劇家唐滌生的作品<<牡丹亭驚夢>>,她希望不久將來能將它獻給紐約觀眾。對於新一代的粵劇演員,這位雖然年紀甚輕、資歷卻不淺的香港著名花旦,她勉勵新一輩的接班人,應努力打好演藝基礎,多觀摩前輩的演出,以豐富自已的表演程式。使傳統藝術得以薪火相傳。

 

以上報導由戲曲之旅轉載